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Welcome | Xiang Guang | 12大興善寺與青龍寺:中國與日本佛教的交流

敦煌紀行
12大興善寺與青龍寺:中國與日本佛教的交流



來到西安的大興善寺與青龍寺,就不能不多瞭解唐朝密宗的傳入,以及唐朝與日本佛教之間的一段歷史。
 
大興善寺始建於隋文帝開皇二年(582),因隋文帝在北周時原為大興郡公,而寺址位於長安城靖善坊內,就取「大興」二字與「靖善坊」的「善」字命名。
 
大興善寺建成後, 就成為隋朝重要的佛教活動中心。開皇七年(587),隋文帝召慧遠、慧藏、僧休、寶鎮、洪遵、曇遷入京為「六大德」,並有僧眾三百餘人入大興善寺接受供養。之後,又在此寺創設譯場,先後有那連提黎耶舍、闍那崛多、達摩笈多、彥琮等在此譯經。
 
唐玄宗時期,密教「開元三大士」—善無畏(637-735)、金剛智(669-741)與不空(705-774)—先後在大興善寺翻譯密教經典五百餘部,大興善寺因此成為長安三大譯場之一,也成為中國佛教密宗聖地。而著名密教高僧不空住持在大興善寺,成為玄宗(685-762)、肅宗(711-762)、代宗(726-779)三朝帝師。
 
青龍寺則是唐代密宗大師惠果(743-805)長期駐錫之地。因此,大興善寺與青龍寺並稱為密教的中心道場。
 
唐朝國勢空前興盛,此時期正是日本的平安時代(784-1192),日本派出許多遣唐使與交流生學習唐朝的工藝、美術與宗教等,將唐朝文化傳入日本。
 
其間日本佛教的天台、真言二宗相繼創立。唐貞元二十年(804),最澄(767-822)、空海(774-835)隨第十二次遣唐使到中國交流。回日後,最澄在比睿山創立日本天台宗,成為台密的創始人;空海則是在青龍寺從惠果大師學法,成為日本真言宗的初祖。日本「入唐八家」,其中六家(空海、圓行、圓仁、惠運、圓珍、宗睿)都曾先後在青龍寺受法,青龍寺也因此為日本佛教真言宗的祖庭。
 
無論是大興善寺或青龍寺,都在武宗(1491-1521)滅佛後,一蹶不起。密宗在唐朝盛極一時,在中國也只傳兩代就衰落了,反而在空海等日僧將其傳入日本後,延續了密宗並繁榮興盛。近代密宗的發展,體現在唐密又從日本回歸與藏密的西傳。尤其是唐密從日本回歸,由於中、日交流頻繁,許多高僧大德都曾赴日學習密宗,對於近代佛教的發展影響甚大。
 
現今,大興善寺與青龍寺都還是持續唐密(或稱「東密」,以空海在日本傳法,故稱之)儀軌,早晚課誦雖仍念誦楞嚴咒,但是密宗修法也還是持續,使用的法本則多是唐代密宗的原本。他們身上所穿的僧服,則有漢、日融合之風。
 
當天最後一站是青龍寺,我一則目不暇給,一則思緒在歷史飛越中,已經覺得有點疲累。青龍寺前博物館的公園內,據說春、夏之季櫻花盛開,聞名遐邇。我在公園一角等遊覽車時,一群附近居民穿著少數民族服裝,跳著蘇聯白俄的舞蹈,隨著音樂的節奏擺動雙手,踢踏著美妙的舞步。
 
多重種族、多元文化、多樣生活型態,都在眼前一一展現,文化交融、相涉,不斷地激盪,這不是大西北的荒野旱漠,這是中國的古都西安,是集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社會的薈萃之地,在地球的一隅,不論日換星移,世事演變遷流,她依然一如既往,展現著強國應有的氣魄,如是我思!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