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Welcome | Xiang Guang | 無執著的動態智慧:中道與中觀

動態的智慧:中觀佛教概說
無執著的動態智慧:中道與中觀

「中」是無執著的立場,「中」必含攝著「觀」。 它是一種通觀全體、富於批判精神的動態智慧,人在生活裡不斷地努力向上,而趨近完美、幸福,這就是所謂的「中道」。



 
阿含經裡的中道思想
 
阿含經是佛法的根本。在漢地的佛教傳統裡,自來對阿含經的研究,一向都不太重視,總認為它們是小乘的經典,這是中國佛教很大的遺憾。其實,印度佛教的發展始終 都是以阿含經為根本,不論是中觀或唯識,都必須在佛陀金口之下的阿含經裡,去闡發 佛陀之教的義理。正如印順法師所說的,龍樹這一系的中觀思想,乃是阿含經的通論, 中觀哲學正是要把阿含經的深意給發掘出來。

在阿含經裡所說的「中道」,基本上可看出有兩種類型:(一)倫理實踐的中道;(二)如實智觀的中道。
 
〔倫理實踐的中道〕
 
依說法的先後順序而言,佛陀是先宣說倫理實踐的中道,然後才宣說如實智觀的中道。所謂「倫理實踐的中道」,其中最著名的是於《初轉法輪經》中的記載。佛陀在菩 提樹下證道之後,猶豫著到底要不要說法,最後是在梵天的勸請之下才決定要說法的。 然而,要先向誰宣說他所證悟的法呢?在考慮了一段時間之後,他決定先向五個同修說 法。這五個同修原是佛陀的父親派來伺候他的,原先他們一起過著苦修的生活,後來佛 陀接受了一個牧羊女的供養,五個同修認為他這樣做破壞了苦行,便不再理會佛陀了。

在《初轉法輪經》裡,大體上可以看到三個重點:

(一)實踐的中道;

(二)實踐的中道之具體內容——八正道;

(三)四聖諦。

四諦之說當然是佛法的根本所在,但佛陀並未一開始就宣說四聖諦,而是先講了著名的「中道宣言」。
 
◎持「中」而行的中道生活
 
「中道宣言」並非佛陀關在書房杜撰出來的東西,而是他一生的實際經歷。首先,佛陀談到世間有兩種生活的方式:一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,一切只為追 求快樂,不計任何後果,極盡享樂之能事,這乃是凡夫愚人所採取的生活方式。二是但以自辛自苦為能事,完全的禁欲與苦行,這種生活方式並非賢聖之道,根本追 求不到任何有意義的目標。

對照佛陀的一生,我們可以看到這兩種生活方式——佛陀前期的生活正是養尊處優、以快樂為導向的生活;而在他出家之後、悟道以前,則採行了印度傳統修道人的生活方式,即自辛自苦的禁欲與苦行。

在印度的佛教美術裡,出家之後,悟道之前的佛陀,其形象往往是一副骨瘦如柴的樣子,這便是實行苦行主義者的寫照。佛陀發現這樣的禁欲生活,根本無法使 自己的心靈平和,更無法覺悟到什麼有意義的真理。在阿含經中所用的原文是「無義相應」,這裡我們或許可把它解釋為追求不到任何有意義的目標。佛陀經歷了 世間兩種極端的生活方式後,徹底體會到什麼是生活上的「中道」,這在阿含經裡,所使用的原文是「現等覺」,這就是著名的「中道宣言」。

在這宣言之中,佛陀並未從抽象的理論考察,而是很具體地在自家的生活上深切反省。生活原本就是非常具體而真實的,生活得好不好,騙得了別人,卻騙不了 自己。佛陀所描述的兩種生活方式,他都親身經歷過,並且也發現它們都無法使內心獲得平和,追求到所謂的「道」,於是他揚棄了這兩種生活方式,由「中」而 行。
 
◎中道的具體內容——八正道
 
《初轉法輪經》的第二個重點是敘述中道的具體內容,也就是八正道——正見、正思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與正定。不論出家或在家,這都是活生 生的現實生活經驗。什麼是「正確的」呢?張三認為正確的,李四不見得認為是正確的;李四認為不正確的,也�/張三卻認為是正確的。中道的學問就是展現在正 確與不正確,或恰當與不恰當的拿捏上。

「覺今是而昨非」、「希望明天會更好」,這種一直努力向上的精神,一定要經過生活的歷練,才能掌握到什麼是更好、更恰當的,這就是中道。中道並不是那 麼抽象的,它原來是非常具體,針對我們實際生活而發的。從八正道的具體內容來看,它要求我們過一個更為恰當、更為適宜,或是說更為幸福的生活。至於幸福或 不幸福,那是必須歷經生活的洗禮之後,方能真切體會到的。

在《初轉法輪經》中,我們可以看到中道的基本精神所在。那種生活好?那種生活不好?那種生活會產生煩惱?那種生活會導向寂靜?在親身經歷了鮮活的現實生活 之後,我們是無法欺騙自己的。覺得以前過的生活不好,是因為現在的生活不會產生如過去一般的種種苦惱,但現在的生活是否就是最幸福、完美的呢?人總是期待 著明天會更好,在生活裡不斷地努力向上,朝向於完美、幸福,這就是所謂的「中道」。這是我們所談的第一種中道,也是佛陀開始說法的「破題之作」,我們或可 稱之為是「倫理實踐的 中道」。

佛陀在宣說八正道的內容之後,接著又說「中道」可以讓人開法眼,產生如實觀的智慧,導向寂靜,有助於趨入涅槃——幸福的境地。開了法眼之後,我們才能看到 世間的真實樣相,產生如實觀的智慧而獲得解脫,使內心處在不受煩惱干擾的狀態。在印度傳統裡不論是佛教或非佛教,解脫的先決條件是「觀見真實」,因此解脫 一定和智慧有關。佛教是最講求智慧的宗教,一切的教義與修行,就是要我們產生智慧,有了智慧,才能看到世間的如實樣相,解脫才有可能。
 
〔如實智觀的中道〕
 
「倫理實踐的中道」是針對現實生活方式能否讓人得到幸福、究竟解脫而說的;「如實智觀的中道」則是就人對世間的看法而說的。第二種類型的中道也是散見 在阿含經裡,在龍樹的《中論》裡,全書幾乎都看不到他引經據典,唯一例外的是在第十五品〈觀有無品〉中,他明文引用了《迦旃延經》,所以,談龍樹思想幾乎 都會提到《迦旃延經》。在此且讓我們舉出一段《迦旃延經》裡的著名經文,來看一看這第二種的中道。

在《迦旃延經》中,佛陀對迦旃延說,世間人多半執「有見」,要不然就執「無見」。「見」即理論、看法;「有」、「無」即是指「存在」與「不存在」,世間的 一切現象只是存在或不存在。存在的永遠存在,這就是「有見」;不存在的永遠不存在,這就是「無見」。世間人多執這兩種觀點,如果認為花一旦開了就會永遠開 著;一旦謝了,就永遠沒有再開的時候,這就是所謂的「有見」與「無見」。
 
◎如實智觀不墮有、無二偏見
 
我們應持正確的智慧而如實觀照世間事物的生滅,這是阿含經中非常強調的重點。人常常帶著偏見看世界,所以所見到的往往並不是世界的原貌。人因著貪瞋痴 等等的煩惱而形成偏見,終而障害慧眼,唯有去除煩惱,才能開法眼,智慧之眼一開,就可依事物的原樣去看待事物。若用如實觀的正智,仔細去洞察事物生滅的實 際樣貌,我們就不會有「有見」與「無見」之類的偏見。

譬如佛經裡常見的例子,芽本來並不存在,但當種子、陽光、水等因緣具足之後,便由種而生芽;在種子逐漸消失的同時,芽也慢慢地長成。如果我們仔細去看 待人間事物生起的現象,我們就會否定「無見」;東西並不是現在不存在就永不存在,當因緣具足時,事物就會出現。若用正智如實地觀照世間事物的消失,我們就 會否定所謂的「有見」;當因緣條件產生變化時,事物也跟著產生變化,當因緣條件消滅時,事物也跟著消滅。

「有見」——存在的永遠存在;「無見」——不存在的永遠不存在,佛陀認為世間的這兩種看法,都是偏見,只看到世界的一部分,另一部分完全看不到。我們了解世間事物生起、消滅的原因,就不會站在極端的立場,抱持著「有見」及「無見」這兩種偏見。
 
◎順緣起如實觀世間
 
接下來佛陀談到為何世間人會有此類偏見。「有見」及「無見」的背後,其實是我執在作祟。例如秦始皇無所不用其極地希望其帝業常在,可永遠伴隨他和他的 後人,這就是典型的有見」。中國人本無輪迴的觀念,這個觀念是在佛教傳入中國之後才有的,中國人的自我觀念,乃是透過子孫萬萬年不斷地延續下去而來的。

其實當因緣具足時,東西便屬於你;因緣條件一變,東西就不屬於你了。中國人也說:「人算不如天算,處心積慮有何用?」畢竟,會離開你的,終究會離開 你,不是可以由人們的主觀意識來加以控制的。世人多半為執著所束縛,喜歡的東西就希望永遠屬於我,不喜歡的就希望永遠不要發生在自己身上。若我們不執不 取,不認為某個東西是「自我」,某個東西是屬於「自我」所有,對於正在生的苦之發生,正在滅的苦之消滅,皆能如實觀之而不疑,則便能不待其他因緣而能產生 親證的智慧,這就是正見、正觀、如實智觀。

認為「一切皆有」是一種極端的立場,認為「一切皆無」則是為另一種極端的立場,佛陀說如來捨離這兩種極端的立場,持「中」而說法。此處的「中」即是阿 含經裡描述生命輪迴與解脫的十二支緣起。順著緣起來看這世間,才能看到世間如實生、如實滅的樣子;順「有見」與「無見」所看到的世界,並非世界的原樣。
 
「中」的智慧與中觀
〔「中」必含攝著「觀」〕
 
不論在倫理實踐或如實智觀的中道上,「中」的獲得,都預設了對全體的觀察與把握。例如求學過程中,小學時期最好的讀書方法持續至中學時,它是否仍然有 效呢?中學的讀書方法到了大學時,是否仍然有效?從小學而至大學,知識領域不斷擴充,顯然不是以不變應萬變地只靠一套學習方式,便可奏效的,隨時都要通觀 全體的變化,才能斟酌出較為恰當的學習方式。

全局不斷地在變化,「中」也是不斷地在變化,因此「中」一方面是預設了一種對全體的掌握與了解,一方面也表示了它本身的不可執著性。佛陀若非經歷過兩種極端的生活方式,對生活形式有著通盤的了解與掌握,或�/也無法開展出中道生活。

「中」是藉通觀全體,而透顯出來的一種智慧,「中」必含攝著「觀」(觀察全體)來說明,中道的「道」指方法途徑、具體實踐,故中道本身有著濃厚的實踐 意味。「中」也是一種藉著批判偏失而開展出來的智慧,如對苦行與縱欲兩種不當生活的批判,而產生了八正道的生活。「覺今是而昨非」,不認為現況就是最好、 最圓滿的,人才會追求更好的,才會進步。在所有的社會中,其經濟、政治若自滿自足,不求進步,那麼一切便停頓了下來,人便會開始腐敗,這正是導向災亡的開 始。所以,「中」是動態的、非死寂的,它飽含著批判的智慧。
 
〔「中」是通觀全體的智慧〕
 
「中」可成為一種立場嗎?如果可以,條件是什麼?如果不可以,原因又是什麼呢?「中」是一種通觀全體的智慧,同時「中」本身也離不開全體,離開了全 體,就無所謂的「中」了。二十五公斤相對於五十公斤而言,可稱之為「中」;一旦離開了五十公斤,二十五公斤還能稱之為「中」嗎?「中」一定是對應全局的, 對全局的掌握愈寬廣,便更能趨向於「中」。當下執持某物,而認為它是最好的,而不去看整個全局的變化,那不是「中」,而是執著。

因此,「中」是富於批判精神的動態智慧,「中」若是靜態的,那不是佛教術語所說的「智」,而是「識」。「識」是什麼?譬如你看到一隻小貓,在腦海中有著貓的形象,這個在你腦海中貓的形象就是靜止的,恆常而不變的;實際上,貓會由小貓變老貓,是會變化的、無常的。

「中」不可以執著成為一種立場。因為「中」並沒有具體的內容,可被執持為一個基本的態度或觀點。為什麼「中」沒有具體的內容呢?佛陀說「中」的具體內容是八正道,那八正道的具體內容為何?何謂「正確的生活、正當的職業(正命)」?

所謂「正當」即是對大多數人有益,若對自己的家庭有益,而對大多數人卻有害,就顯然不是正當的職業。因此,要隨時衡量自己所從事的行業對社會、對個人 有益與否,來作正當的職業選擇。例如殺人是否正當,往往要視情況而定。法官判決時一定會問殺人的動機是什麼?在何種情況下發生的?是預謀或突發的?種種這 些情況都要經過仔 細衡量,法官才能作出公正的判決,從而將正義彰顯出來。

人面對的是流動的世界、流動的自己,那就是無常的世界、無常的自己,其中並沒有所謂「固定正當」的東西,可以讓我們一旦抓到了它就如同抓到護命符一般 地永保平安。若說「中」是一種立場,那麼這種立場所透顯出來的應當是「無執著」的立場,是一種「沒有立場」的立場,與其說它是追求「最好的」,不如說它是 不斷追求「更好的」。無論是「無我行」或「般若行」,基本上就是無執著的立場,隨時去追求更好。

「中」是不斷向上追求的活力,一種活動的智慧,是生命的源頭活水。因此,「中」是沒有立場的立場,是無執著的,隨時都可「覺今是而昨非」,去追求更好的生活。 (編者按:本期專輯為萬金川老師八十五年於香光尼眾佛學院「中觀導讀」課程的部分講稿,文內標題為編者所加。)
 
 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