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Welcome | Xiang Guang | 13再見:美心最吉祥

敦煌紀行
13再見:美心最吉祥



當年,受香光寺218事件(1997)的影響,我認為團體不能一直停滯在悲傷、悲憤之中,必須走出來,於是隔年(1998)帶著法師與居士有了第一次的敦煌之行。而這也讓我意識到,正是因為香光寺218事件的撞擊,讓我鼓起勇氣,更加堅毅地站穩腳跟,結合居士、護法一起往前走,陸續設立了台北印儀學苑、台中養慧學苑,以及進行香光山的開發。
 
二十年後,重回敦煌,看到了許多變化。我一直在思索自己到底信仰什麼?什麼是究竟義?就在2018年年底,香光尼僧團啟動2019年祝福語「美心最吉祥」的種種推廣活動時,我讀到了《吉祥經》中的一句話:「適時論信仰」。重遊絲路的一幕幕再現,我突然更清晰肯認了「信仰」的底蘊。
 
從敦煌、榆林窟至麥積山,這條滾滾黃沙之路,當年走在沙漠地帶的僧人、商旅,以及保衛國家邊疆的軍士、官兵,還有人類學、地理學的學者們,都是踩著屍骨向前走,是屍骨指引了他們的方向。踩在屍骨上是多麼地不吉祥,但是它卻成了指引了他們與我們今昔、時空異位的方向,這就是「適時論信仰」。
 
我來到西安,法門寺已經成為一個文化景區,我就住在法門寺的飯店裡。經過歷史、朝代的變遷,佛寺已經換成了新貌,而且都是由居士經營。「怎麼都是居士呢?」一位同行的攝影師聽我說個不停,回答:「如果都要法師做,可能無法運作這麼大的產業。我看基督教很多活動也都是教友主辦,我們也不會懷疑他們的基督教信仰。」絲路上被踩著的屍骨一定是佛教徒嗎?不一定,但同樣可以指引方向。如果沒有居士們的護持,我怎麼可以安心休息、吃早餐?「適時論信仰」,僧人應該是拉開自己的腳步,信仰不是個人拜佛、打坐、修行,而是帶著僧、俗二眾一起來推展佛教,從事社會工作。
 
在敦煌,鳴沙山晚上的月亮很美,儘管很冷,我還是大清早起來,看著月亮、星星,想我自己的心事。這些星宿有其自轉、公轉的方向,那我們呢?我們可以讓地球繞我們轉嗎?除了遵守自己的規則自轉以外,還有一定相互的平衡,那就是公轉。
 
我們的最後一站是青龍寺—唐朝佛教真言宗祖庭,是唐代密宗大師惠果長期駐錫之地。日本著名留學僧空海大師事惠果大師於此,受大師傾囊相授,後回日本成為創立日本高野山真言宗初祖,後來真言宗教法又從日本傳回中國。日本人為報恩回來重新協助建起青龍寺,青龍寺裡的法器都是日本的造型。與青龍寺相鄰的博物館,同時也是一個公園,裡面有很多從日本引進的櫻花樹。這個公園的櫻花在西安很有名。
 
那天,在公園裡,有一群人跳著白俄的舞蹈。公園、佛寺、穿著絲路上少數民族服裝的人們,以及傳到日本後又回傳中國的東密……在中國的古都,我看到了多元文化、不同種族與信仰在世間的交融、衝擊、成形。
 
我看到了佛教就是這樣傳進來—有人踩著屍骨走在同一個方向,沿途居家的人提供給這些過路的旅人們食物與休息處。不都是如此嗎?人生苦短,自修時,別忘了還有公轉,要打從內心愛自己、愛團體,這個就是公轉。
 
「美心最吉祥」,「美」一定是順利的嗎?黃沙又如何呢?屍骨又如何呢?無論你遇到什麼緣,就用最美的心來看待,這是最吉祥。不是為了他人,是自己需要。這之中有很大的空間,讓我們可以迴旋。
 
你要善待自己與他人。自己轉動時,同時要照顧外在的因果。不論你是在自轉或公轉,都時時要想到自利利他。佛教不會僅僅講自修,還要利益世間,世間會因為你的奉獻而變得更好。看星星、月亮、太陽,每天都要自轉、公轉,不會只有一套。如果僅僅是自修自利,不太可能成事。
 
「適時論信仰」,永遠不要忘記自己就站在這裡,我該如何轉,自轉時也別忘記其他正在轉動的軌道。無論是來自肉身的限制,還有其他無窮無盡的限制,相互碰撞會很痛,碰到了,要面對它。遇到難超越的情境,就只有先靜下心來—肯認!肯認它,你才可能冷靜地去面對它。
 
直接接受就是修行。你的心永遠是寂靜的,是理性的。你的心就在這裡,無論在緩慢的行程或處在高速的狀態,都別忘記自己的心是自主的、是平衡的—「美心最吉祥」。吉祥就在當你迴光返照時,永遠會提醒你—一切由自己決定,心中永遠有理性,這就是我們的佛性種子。
 
這趟又見敦煌之行,踏查許多中國歷史、地理、社會、藝術與宗教,很多情況還是百聞不如一見,親身經歷才能明白,確實收穫不少。從1998到2018年,整整二十年後,我第二次來到敦煌,在當地看了一齣舞台劇「又見敦煌」,也給予我更多的思考—月不寂寥,至少,還有千年一瞬。
 
此時此刻,我在台灣香光山寺方丈室的木桌前,一盞燈、一尊觀音佛像,散落的圖紙、文稿鋪滿桌面。我不斷地在告訴自己,現在正是2018年的幾月幾日,我還是呼吸著空氣,對照著我的心情跟自己一向的關注。我的內心還是關心著佛教,關心著佛教所關注的。我每天所思惟的是:要自利,又要利他。
 
不斷地看著自己、看著外在,一會兒當今,一會兒歷史,一會兒展望未來;正如詩所言「關山度若飛」,又見敦煌,千年一瞬,就只是短短的這二十年,卻已是目不暇給。
 
外頭白雲飄向窗前,我兀自呼吸,很自在!還是回到當下,隨與不隨,真要感恩這一切!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