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Welcome | Xiang Guang | 禪機4 惠能偈—本來無一物

禪機—悟因長老尼如是讀《六祖壇經》
禪機4 惠能偈—本來無一物



《六祖壇經》
復兩日,有一童子於碓坊過,唱誦其偈;惠能一聞,便知此偈未見本性,雖未蒙教授,早識大意。遂問童子曰:「誦者何偈?」
 
童子曰:「爾這獦獠不知,大師言:『世人生死事大,欲得傳付衣法,令門人作偈來看。若悟大意,即付衣法為第六祖。』神秀上座,於南廊壁上,書無相偈,大師令人皆誦,依此偈修,免墮惡道;依此偈修,有大利益。」
 
惠能曰:「上人!我此踏碓,八箇餘月,未曾行到堂前。望上人引至偈前禮拜。」
 
童子引至偈前禮拜,惠能曰:「惠能不識字,請上人為讀。」
 
時,有江州別駕,姓張名日用,便高聲讀。惠能聞已,遂言:「亦有一偈,望別駕為書。」
 
別駕言:「汝亦作偈?其事希有。」
 
惠能向別駕言:「欲學無上菩提,不得輕於初學。下下人有上上智,上上人有沒意智。若輕人,即有無量無邊罪。」
 
別駕言:「汝但誦偈,吾為汝書。汝若得法,先須度吾。勿忘此言。」
 
惠能偈曰:「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臺,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?」
 
書此偈已,徒眾總驚,無不嗟訝,各相謂言:「奇哉!不得以貌取人,何得多時,使他肉身菩薩。」
 
祖見眾人驚怪,恐人損害,遂將鞋擦了偈,曰:「亦未見性。」眾以為然。
 
【悟因長老尼如是讀】
有一天,惠能舂米的時候,聽到大家在誦讀:「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臺,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。」他不知道偈頌書寫在哪個地方,就請一位童子帶他到布告欄前面。
 
惠能看著大家高興地讀著偈頌,就說:「我也想寫一個偈頌,你們可不可以幫我寫?」
 
有人問:「你不會自己寫嗎?」
 
惠能說:「我不認得字啊!你們幫我寫,好嗎?」
 
有一位做過官的張先生說:「沒有關係,你唸,我來幫你寫。」
 
惠能唸了一個偈頌:「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臺,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?」
 
與神秀的偈頌相對比,寫的東西是一樣的,只是一個「拭」;一個「無」。一個是從正面看的;一個是否定的。
 
惠能的偈頌一寫上去,群情譁然。五祖弘忍大師從公布欄前走過,他一看就知道惠能偈頌的境界,與之前的有很大的不同。他拿起鞋子,直接在那上面一擦,說:「這個也沒有開悟啦,你們還是背先前的那個偈頌就好。」
 
五祖弘忍大師就這樣處理完這件事了。
 
在同一時間,布告欄上面出現過兩種智慧的經典語言,供大家來對比。大家朗朗上口,也知道都是修行的方法。但是,對比之下,卻有很大的不同。
 
這兩個偈頌,許多人會背,也看得懂。這是修行的心境問題,我們只有用功,才能夠知道。一個頓悟;一個漸修。頓悟,不是要得到什麼東西;漸修,要慢慢地勤拂拭。這兩個偈頌,一個都不能少。
 
一個是「勿使惹塵埃」;一個是「何處惹塵埃」。塵埃,在哪裡出現?還是出現在我們的身心上面。我們修法,本來就是「理要頓悟,相要漸修」,其中戒定慧絕對不能少。戒律也不是懂就好了,要一步一步地按部就班來,絕對不能夠一步登天;禪修也是要按部就班。
 
這兩個偈頌都有他們的境界,也有他們語重心長的悲憫,這兩位大德,都是我們的楷範。所以要說哪一個境界高,哪一個境界低呢?
 
神秀也是得法的高僧,他和六祖惠能,對佛教的發展來說,他們都有彼此的攝受對象和貢獻。這兩個偈頌,彌足珍貴,還是都要背下來!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