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Welcome | Xiang Guang | 訪瞿海源教授談——台灣社會的宗教現況及未來趨勢

專輯
訪瞿海源教授談——台灣社會的宗教現況及未來趨勢



問:近五年,台灣社會的宗教發展狀況如何?

:近五年期間最明顯的變化是,佛教和佛教的事業,包括慈濟功德會等,發展得相當快速。而佛教對政治人物的影響力也加大了,例如:陳履安跟著惟覺老和尚學佛,關中則跟著聖嚴法師。

 

其次,是一貫道的合法化,一方面可以正式公開發展,另一方面神秘感消失了,這對於一貫道的發展,貝有正,負面的影響。在天主教方面,教士的成長很有限,但對於勞工、環保乃至弱勢團體、原住民族,都較從前關心且付出行動。基督教有兩個不同的趨勢,長老教會更公開的政治化,其他教派則多從事宗教性的復振運動;也就是要使台灣的基督教,更進一步發展,當然這也包括長老會在內。

 

臺灣的宗教型態,除了上述的純宗教現象,還涵蓋了不完全宗教現象,但又跟宗教很有關係的,諸如民間信仰的看風水、算命等。民間信仰大體上沒有式微,它沒有教義,比較功利,趨向於我們所稱的:用巫術和數術加以操縱,使人趨吉避凶。根據研究,我們發現:社會大眾算命、看風水、安太歲、改運等數術行為,都還在增加當中;而找乩童醫病、安胎神等巫術行為的人數,則不太增減,此外到廟裡求籤的人減少了,但參加進香的人則顯然在增加當中,這種發展趨勢蠻重要的。

 

其中主要原因是過去五年間,我們的社會政治、經濟充滿不確定,例如:大家樂是賭博,當然不確定;政治的變遷很快,修憲未完成,沒有規範可尋,人事方面也不確定......。人對於不確定的狀況,需要靠宗教來安頓,等而下之的就會靠巫術,數術、算命......等等。因此行政主管看風水的意思是說,我要往上升遷,可是沒有公定的規則、管道,是上面的人決定;命雖不能改,運總可以操縱,好讓自己在短期中獲益。這是現在的社會特徵,所以民間信仰中的數術行為自然增加了。

 

問:什麼是新興教派?

:新興教派包含的要素有:

一 、 時間的界定人有不斷創造的能力,社會也不斷會有新問題發生,舊宗教無法完全滿足任何時代的需要,所以每個時代都會有新興的宗教。基督教創立,對當時的羅馬來說是新興宗教;佛教的創立,對印度婆羅門教來說,也是新興宗教;在今日的臺灣社會,相對於佛教、基督教,一貫道成立的時間很短,當然是新興宗教。

 

二、與原宗教的關係 新興宗教有些是新發展出來;有些是從原宗教衍生出來,雖有較新的想法,組織也獨立,卻未完全離開舊有的宗教;有些則是將原宗教的某部份突顯出來,或將這教義與另一教義揉合,如將老母信仰揉合了佛、儒和道教。

 

三、是否提出教義召集新信徒 信徒包括以前信別的宗教,現在來信這個宗教也可以。

 

近年台灣的新興教派非常多,有一貫道、真佛宗,基督教系統的「 真耶蘇教」、衍生自中國文化的「天理教」、「天帝教」,與台灣早期齋教有關的「儒宗神教」或「宗神教」,其他還有「文化院」、「慈惠堂」「聖化院」、「卍字會」......等等。為何新興宗教這麼多?其原因是台灣從過去沒有電的生活,到目前電腦普及化,幾十年間的變化令人眼花撩亂,雖然原有的宗教隨時代改變,可以幫助人們適應社會 ,可是終究還是來不及。

 

問:新興宗教的興盛,可以帶給社會、傳統宗教什麼樣的反省?

整體來說,人會需要新的東西,包括新的宗教信仰。而現代人們對於宗教已失去持續信仰的神聖感,只把它當成貨品,其結果時常是「這個我可用就用,不好用就換」,像逛百貨公司一樣,通稱為「世俗化」。這不但是新興宗教要面臨的間題,也是社會發展的必然現象。畢竟宗教不像貨品,兜售時只須經過表面物質的考驗即可,新宗教產生以後要面臨複雜的人際關係網絡和人心的考驗。所以,新興宗教的產生和發展,基本上反應出社會一些問題,當然也反應出既存宗教的無法滿足人心。人們為什麼不去信既有的宗教而選擇新興宗教?這表示既有的宗教無法滿足需求。

 

因此,我們不要把新興宗教都做預設,而是要去看清楚它是否有足夠的神學、理念?會不會危害社會?如果不看清楚。反而會錯失自己的修正機會。

 

問:台灣宗教未來的發展趨勢如何?

:依我的看法大約是:上千年來,中國知識份子投入佛教譯經、解經乃至教義發展者很多,一九六 O 年代各大學佛學社成立、台灣經濟的發展,都是使一九八 O 年以來佛教快速成長的重要因素。這成長現象會持續,因為佛教己經成為台灣社會、中國社會的一部份,相當具有創發性,這對整體社會來說是好現象。

 

新興宗教也會不斷發展,不過每個教派能持續多久很難說,一貫道面臨的阻力可能會愈來愈大,因其教義太過龐雜,而且合法後失去神秘感,反而會受到限制。雖然我當初為了呼籲宗教信仰的自由,曾寫過文章說政府不該壓迫長老教會,而現在是長老會自己太政治化,這對它的發展短期可能有利,長期就不好。

 

天主教強調社會福音、社會關懷,試圖跟社會結合,可是能發揮多少力量,我則尚存保留的態度。

 

民間信仰雖表面上是興盛,實際上則衰弱,民間信仰的信徒會減少,可是廟不會減少。看起來像是矛盾,其實是因為經濟發展,大家都很有錢支持一下沒問題,所以廟還會增加。基本上我發現,社會教育水準提昇,民間信仰的人口會減少,因它較具有巫術性,和現代科技易抵觸。乩童醫病是很有限的,受教育愈高者,不會再去找乩童醫病,抽籤也是一樣,所以巫術性的行為會減少,而看風水、算命等數術行為是否減少很難說,需看整個台灣社會不確定的狀況是否持續,制度是否建立起來而定。

 
 
 
 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
 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