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Welcome | Xiang Guang | 8你見你的窟, 我看我的佛

敦煌紀行
8你見你的窟, 我看我的佛



因為膝蓋不便的關係,這次到莫高窟,我去了敦煌研究院,沒再進入莫高窟。榆林窟與麥積山石窟卻是第一次進入,榆林窟得沿著河岸往下走好幾層樓的階梯;麥積山石窟則是得沿著狹小陡峭的階梯往上爬好幾百階。
 
去榆林窟那天的正午,陽光刺眼。下了車,導遊給大家發了便當,引導去河邊用午齋。我一往下望,榆林河水潺潺,東西峭壁直立,往下得行好幾百階,還得原路爬回來,我有些猶豫。
 
後來勉強一階、一階地往下走,應該將近百階,心裡一直想著回程如何原路返回?幸運的是,隨車導遊協助交涉,可以從當地施工的安全門道路返回停車場,那裡得路是平的,可以推輪椅。那是條供工程車運輸磚石、挖土機所使用的水泥便道。既陡峭又傾斜,就如懸出手臂一般,由底部往上看,令人望而生怯啊!
 
從谷底走上停車場馬路,這一切就有勞導遊先生了。當導遊推著輪椅,輪椅前進緩慢,轉折彎路時傳來的沉重呼吸聲,我能感受到導遊的吃力。相同的吃力,也出現在前往麥積山石窟入口,將近二十分鐘的斜坡路,推著我的是一位年紀不小的靳老師。
 
在麥積山石窟入口,隨團講解的靳老師推著我,解說著長廊上的壁畫,滿腹學識、滔滔不絕地說著麥積山開鑿的技術,我卻不時遠望前方法師們的情況,她們一個、一個依序進去了,一個接一個爬上了外掛懸臂式的階梯,一個接一個地沒有停留。望著他們漸行漸遠,感覺到這次出門,似乎已經超過我體力所能負荷。此時,見鐻師過來說票已買好,要我跟靳老師先進去。靳老師說:「這個進去就是階梯,大師父沒辦法的。」
 
「沒關係,先進去。」見鐻師說。
 
「一進入口就要爬階梯了,大師父不可能的。」靳老師繼續堅持著。
 
「沒關係, 先進入口, 先進去。」見鐻師一直鼓勵著。
 
兩個人還吵著,我呼喇地就站了起來:「好了,好了!一點點,我還可以。」
 
靳老師看我站了起來,一把就將輪椅收到入口處。
 
「我還可以」的一點點,具體來說是多少呢?入口處,崖壁上壯觀的佛與菩薩俯瞰大地,一派溫和;我則是懷著慨歎的心,仰頭望著沿山壁向外搭建的狹窄鐵梯。
 
「師父,多少走一點?」
 
「嗯。」
 
就這樣,多少走一點,這走一點,竟然走到了第44窟的前方。見鐻師驚喜地回頭跟靳老師說:「這不是那個『東方的微笑』嗎?我們買票了,只是沒趕上前面的隊伍,可以請他們來開鎖嗎?」
 
靳老師面露難色:「不行了。」
 
「可以的,不是買票了嗎?」見鐻師說。
 
「不行了, 關起來就不能開了。」靳老師為難地說著。
 
兩人又是一番往來,我說:「打電話給薛居士。」
 
薛居士就是這次的領隊,見鐻師打了電話給薛居士,劈頭就說:「哎呀!悟師父好不容易爬上來,就在第44窟前面,可不可以請人開窟,拜託、拜託!」
 
後來,薛居士跟靳老師講電話後,靳老師淡淡地說了句:「我去交涉一下。」
 
就這樣,他也是一個老人家,爬下階梯,又走回那段將近二十分鐘的斜坡,到購票處「交涉一下」。這來回將近五十分鐘吧,當靳老師氣喘吁吁地揮舞手上的票據,領著講解員歸來時,我非常地感動,這真是位大護法。
 
後來法師們也下山了,他們說看到了好多窟,就是沒看第44窟。不是沿著一樣的棧道往上走嗎?他們看到了我沒看到的,我看到了他們沒看到的—風景,還是各人所見不同啊!

 
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