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Welcome | Xiang Guang | 無明

自由之味:正見之道
無明

佛陀以一句話道出他的教化:「我只教導苦和滅苦。」 苦是什麼?苦如何產生?如何去除苦? 當能全面正確理解並實踐「苦與滅苦」,就能達到最終解脫的目標。



依據佛陀的教導,讓苦生起的連串條件之中,第一環節就是無明(avijjā)。無明,就是我們對萬法真性的盲目,它是對一切事物的真相缺乏如實的了解。無明所產生的作用,障蔽了我們平常的認知過程,又滲透我們的思惟模式,讓它變得扭曲錯誤。
 
無明所引起的各種誤解和認知,最基本的,就是以實性存在的概念,去理解一切現象法相。其實,一切事相並不孤立,它們只是眾多相關連繫事物中的一份子。萬象都是從它們屬系中相關相連的種種所產生出來的,並非來自某個無關的本體中心。它們沒有常住的本質,它們的存在模式是不實、互屬和相依的。不過,在無明的影響之下,我們根本就不會了解萬法沒有實性。這種覺察被無明所掩蓋,因而我們對一切現象的認識,便都往往與事物本來的真正面目有所不同。在我們的眼中,一切事物都是實在、不需外物而自己存在、具排他性的。
 
以自我為中心
 
最能讓我們體會到這種妄見幻相的,莫過於我們最容易接觸到的範疇——那就是我們自己的經驗。這個領域可分成相互對照的兩個部分:一部分是由意識及其附屬的一切,所形成的認知主體;另一部分則是意識所認知的客體事物。雖然,這兩部分本是相連互依的,但受到無明的影響,它們在概念上,已被分解和縮變,成為對立的主客兩體。一方面,認知從整個經驗範疇中被分割出來,導致它被視為與整個認知過程,全無關係的主體;另一方面,客體自然就被視作一個外相世界,面對著主體,成為主體所關注和活動的場地。因此,意識自以為是有個永存的我,對抗著「另一個」愈變愈疏離的外圍世間。就在這種情況之下,意識便開始它控制和支配的長征,證明「活著是全靠著自己的這個生存模式」是正確的。
 
這種認知上的錯誤,以及因此而凝固起來的我見,正好就是令我們受苦的煩惱(kilesa)根源。其實,對於這種自以為正確的生存模式,我們總會暗中懷疑,甚至感到不安穩,而這種斷斷續續的焦慮感,往往又會驅使我們去增強自我中心的意識,讓我們對自己所認許的生存模式,有更踏實的感覺。由於我們需要一種肯定自己的存在,讓內心確定自己的真實感,我們就只能讓心理活動圍繞著一個自我中心而生存。
 
這種要確定自己存在的心態,無論在人們的情緒或智能上都有其影響。在情緒方面,最明顯的,就是自我中心所產生的不善根——貪、瞋、癡——在行為上所引起的嚴重效應。但所謂的「我」,其實是虛無不實的;因此「認為有我」的妄見,會導致經常纏繞著我們的不足之感。我們好像有所欠缺而感到壓迫,總覺得需要有些什麼來填補那空缺似的。這種感覺所產生的結果就是貪——一種不斷驅趕我們的力量。使我們要去尋找和霸佔一切可以接觸到的東西,如享樂、財富、名譽,但到頭來,卻永遠無法成功地使我們安然。當欲望得不到滿足時,就會有挫敗感,對這種感覺的反應就是瞋怒——急著要消除欲望與滿足之間的障礙。而當我們如此也敵不過那頑強的障礙時,自然就會運用第三種策略:癡呆妄想——刻意對自己眼前的一切事物都模糊不察,好能收藏起自己,來逃避痛苦的侵擾。
 
在智能方面,自我中心會使我們透過自以為是的小聰明,來建立一些邏輯性的道理,證明有個實質存在的自我。「我是」這個自行生起的意念來自無明——對萬法皆無我性的基本不覺。就這樣,接納了有個真的「我」,然後試圖以此為參照點來作出衡量,就因此開展出「我見」——用來確定自我存在的信念,同時在身心一起建立的架構之上,給予這個「我」一種可以認證的身分。
 
接下來所產生的理論,就全都墮入形而上學兩種極端的其中之一:如果認為「我」是可以享受永生,就是「永恆論」;如果認為「我」在死亡之時就永滅,就是「斷滅論」。這兩種論說都沒有絕對足夠的信服力,因為兩者都擁有同一的錯誤:它們都一致假定有個持續和堅固的我。
 
認知上的執著,以及這些執著所引起的情緒反應,全都是來自「我見」。於是,我們在詮釋事物的時候,自然就會注入一股非常強烈的心理力量。可惜「我見」本來就是沒根據的概念,是基本的錯覺和誤解,因此,我們所投注的力量,最終也只會帶來失望。對事物的執著不捨,其實是暗地裡希望一切都會恆久、如意和實在。我們想讓事情發生的次序順著自己的意願走,卻發覺它們所依循的,仍是它們本身的法則,絕對不會臣服於我們的意欲控制之下。
 
執著「我」帶來苦
 
執著不捨的最終結果就是苦。不過,來自「我執」要佔據和操縱,但到頭來卻不能如願的苦,並非全是負面的。它含有一種非常重要和正面的價值,就是它擁有瓦解我們的虛設假想,喚醒自身本然之智的潛在威力,使我們有機會踏出「決意尋求解脫」的第一步。這種力量讓我們醒覺到:以自我中心為出發點,希望可以改造這個世界,這是如何的白費心機。明白自己需要以新的角度去看事物,而不再被既往的觀點緊繫於苦惱之中。
 
被「我見」繫縛的最基本原因是「無明」。因此,要達到一種新視野,就必須先去除無明。但要去除無明,單靠持戒、信仰、虔誠、良善,甚至修到心境平和、安定,還是不夠。無疑的,在大道上修行,這些德行都是能引起很大助力的必要條件;但是,就算它們全都具備了,也還是不足。我們更需要的,就只有一項元素,具備了它,我們才能確定可以從支撐著生生世世輪轉的緣網中解脫,那項元素就是「正見」。
 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