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Welcome | Xiang Guang | 超越世紀末:天啟與末劫思想的現代意義

注視「天啟」:西方的天啟與末劫思想
超越世紀末:天啟與末劫思想的現代意義

天啟與末劫思想透露一種希望,它鼓舞人在逆境下的生存意志; 它可以強化人與人或人與神的親和感,達到「我與你」的實體關係; 並有助於我們掌握現今各個新興教派的各種表現……



「天啟」主題在最近西方學術界以及知識界受到特別的重視,尤其在當今西方社會急速變遷,主流價值式微,科技文明主導人們的思維與生活,帶來了前所未有的 亂象,不少人強烈地感受到天啟、末劫的氣氛,也有許多新興的末世宗教團體出現,或勸人行善得永生,或甚至以激進的作為來達到天啟的最終目標。這種種的現 象,促使人開始重新反省「天啟」這一古老卻歷久彌新的文化「母題」,是否能帶給世人新的意義與啟示。
 
猶太、基督教神學的反思
〔人的生存處境──有局限,有希望〕
 
從比較宗教學的立場來看,天啟與末劫思想具有其普遍性,不僅一神的猶太、基督教或伊斯蘭教,乃至其他東方的宗教或中國民間宗教,都包含有天啟與末劫思 想,我們應如何面對這個主題?在猶太和基督教傳統裡,許多學者專家不斷地反省,著作了一些重要的專論,雖不是很有系統,但仍具有價值,這些神學家按照以下 幾個方向來討論天啟、末劫的現代意義。
 
◎「局限」或「界圍現象」
 
第一個議題是「局限」或「界圍現象」( boundary phenomenon )的問題。 基督教說上帝創造人類,人被限制生活在具有時空界限的情境下,我覺得這種思考對人的自知、反省有重大的意義。因為西方另一主流思潮認為人有無限的潛能,可 以主宰一切,這思想直到今天還是影響著一般人的思考。中國人原本主張「天人合一」,對自然的看法不同於西方,可是現代的教育卻告訴我們:「你可以超越自 己!」這就引發了今天資本主義的擴張、生態的破壞等十分嚴重的問題。

天啟與末劫思想卻提出人是被創造的,在有限的條件下,人能做什麼呢?那就是嚴守人的分際,而非漫無節制地去做一些人不應該做的事情,此種認知對人的處境而言是很重要的。
 
◎「希望」的意義
 
人有局限,甚至會陷入苦難、悲慘的境地,可是天啟與末劫思想卻又透露一種希望,使人在局限下得到救贖,它能突破時空的限制,鼓舞人在逆境下的生存意志,給予心靈的安慰,我想這方面的作用應是積極正面的。

一九九七年對香港而言是個臨界點,等於是「末劫」的時間,當時香港有個宗教會議就是以「希望」為主題來討論。香港的基督教界對這問題有些共識,那就是 你要作選擇——移民或留下,如果要留下就得面對可能發生的政治高壓。你知道自己的局限而想要突破,但在現有的資源下要如何開創?

答案是要從內在的精神資源──「希望」去尋求,這又是另外一種非常重要的議題。在各種不同生存的處境裡,我們可能有不同的現實問題,但是以「希望」來突破現狀是很重要的一點。

另一方面,具末世觀的人把「希望」看成是未來的報賞,認為永恆與不朽並非如道教所說的肉體的延長,而是以後靈魂的歸宿。他們有時很極端,如天門教派發 生的自殺事件,但也有很多人以有限的生命作無限的奉獻,如照顧痲瘋病患、孤兒、老人,因為他能心平氣和地去接受,這是另一個光明面。
 
〔神觀──神是「閃爍不定」的一種存在〕
◎神的「隱藏式臨在」
 
什麼是神的「隱藏式臨在」( peresent and yet hidden )? 有信仰的人相信神的存在,但我們會問:「為什麼在這混亂的時刻卻看不到神?」如果神不存在就罷了,可是信仰者又堅信祂的存在,但祂卻默默不作聲,他們便 問:「神的公義在什麼地方?」這是屬於神格或本質的問題。

例如在二次世界大戰時,猶太人被屠殺,一般人可能會問:「為何神容許世界發生如此邪惡的事,這種神值得信仰嗎?」可是有許多猶太人並不這麼想,他們說:「這應該有祂的旨意在。」在國破家亡的情況下,還要肯定自己的信仰,讓生存具有意義,這是件多麼困難的事。

他們以這例子來討論神觀的問題,上帝既然存在,祂是不是躲藏起來?在古代的先知書裡,描述神有時是以風或飛沙走石,讓人知道祂從那兒經過,但人絕對看 不到祂,這是非常「閃爍模糊的存在」( elusive presence )。如果你說神在這裡,那就是偶像崇拜,神不能讓人指說「在這裡」或「在那裡」,神和人不同,祂是超越時空的,是絕對的神聖,祂是「閃爍不定」的一種存 在。

神什麼時候會再來呢?再次的降臨變成是天啟、末劫最後的完成,也就是神最後主動出面,來總結人類的歷史,而開啟另一新世界。因此,「神的再臨」也變成神學上時常討論的問題。
 
〔人與神之間的關係〕
◎「選民」的意義重估
 
什麼是「選民」( the chosen )?誰才是「選民」?昆蘭公社的那批人認為選民中有些人還是背叛了他們的宗教,所以自認為是「選民中的選民」。

在猶太人的觀念裡,最後蒙選召的只有少數人,他們都認為那「選民」就是自己,可是如何認定是自己呢?很多人試圖反省這種觀念,因為如果這觀念太強,就會變得自傲而敵視別人。到底是什麼樣的人、以什麼條件才具備資格成為最後的「選民」?這是另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。
 
◎群體和個人的終末問題
 
天啟與末劫思想強調時空的局限以及人要超越過去,這是否只對宗教團體而言呢?從存在主義的流行以來,很多人認為這個議題不應只對宗教團體有意義,而是對每個現代人也都有意義的。因為人的局限,難道只在宗教團體出現,難道它不是非常寫實地指出每個人就是如此嗎?

人其實是生存在一個天啟與末劫的大環境裡,這種存在不僅是宗教團體要反省,個人的反省也是有意義的,因為每個人都會經歷到自己的困境,這不僅是團體的問題,也是個人生命的問題!
 
◎我與你的關係
 
猶太的哲學家、神學家 Martin Buber 提到在天啟、末劫的情況下,人與人或人與神可調整出不同的關係。因為現代人是疏離的,會把要交涉的對象(神或人)當成是「我與它」( I and It )的關係。而想要突破這種物化的、疏離的困境,把人與人疏離的關係彌補起來,唯有強化人與人或人與神的親和感,達到「我與你」( I and Thou )的實體關係,這才是突破人的局限,否則人生就變得毫無意義了。

從個人來說,就是打破大環境對人的敵視,然後超越自己,使自己與他人之間有種絕對親蜜的關係,對待神也是如此,要與神保持非常密切的關係,神不再是超越的、不可及的。也就是說,現代人要在物化的環境中,充分發揮人性,「神」才會顯出祂的意義。
 
歷史、文化事件的反省
 
天啟與末劫思想最易發生在社會、政治發生大變動的時刻,因為那時最容易感受到自己正身處於天啟所提的那種大環境中。如果你生活得很幸福,又是主流社會 裡的成員,要產生這種思想就較困難,因沒有外在的導引線。例如佛陀四出城門,突然之間看到生、老、病、死,感受到人生存的局限,而想求得解脫,於是有四聖 諦、八正道的教說產生,天啟與末劫思想的產生也是如此。
 
〔六百萬猶太人大屠殺〕
 
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猶太人大屠殺,促成西方人徹底地反省人類文明到現在是否有特殊的意義?人類竟然可以假上帝之名,有計劃地屠殺,毀滅不同種族?這真是徹底的邪惡!

東、西方對種族屠殺的反省態度是完全不同的,如二二八事件死了那麼多人,以前我們都不敢談,更不用說作深刻的反省。又如日本人說不要談過去的軍國主 義,他們認為談了就會沒有面子。但西方人自我的反省力很強,連墮胎、安樂死等問題,主張對立的兩派甚至以暴力相向,我們可能會不解地說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呀!但對他們而言,這是徹底的宗教核心問題,因為這牽涉到生命的局限和誰來掌管生命的問題。
 
〔新時代運動〕
 
晚進歐、美、日本等已開發的國家中,新興教派林立,吸引了不少信徒,形成「現代」或「後現代」社會非常突出的現象。這種新興宗教組織非常地嚴密,少為 外人所能窺知;教義則雜揉東、西方宗教,新舊並陳,有傳統亦有創新。學者們都認為這種「新時代運動」( New Age Movement )的勃興,正反映世紀末人類不滿現行的生存體制,而想要求新、求變,以滿足性靈需求的表現。

今天當我們在看天盟教派、大衛教派等小教派時,也可把它們放在天啟與末劫的思想脈絡中來討論,這有助於我們掌握小教派的各種表現。
 
〔由新女性主義看末世觀與帝國主義的興起〕
 
幾年前當美國慶祝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四百週年紀念時,有人便批評西方的殖民擴張主義其實與天啟、末劫思想有關。因為西方人覺得舊樂園的歐洲已經愈來愈糟 了,唯有往新大陸開拓才有生存的機會。但問題在於當找到一處新天地時,他們是用殖民統治的壓榨心態來支配它,而稱這新地方為「處女地」。

新女性主義就嚴厲地批評侵佔者視新大陸如清純的少女,因此可以佔有的想法,他們認為這是天啟與末劫思想運動的負面表現。就如歐洲人殺印地安人,最後佔領整個美洲大陸一樣。西部拓荒史其實就是部屠殺史,因為他們想要突破時間、空間的局限,所以就用暴力去解決。

現在地球已被人類「征服」,已無新的「處女地」,所以人類只好往外太空發展,從正面來看,科學的探索確實有其長足的進展,可是從另一方面來看,整個人 類文明的發展不就是如此嗎?由那些具有濃厚天啟與末劫思想的人向外開拓,到現在整個世界變得如此,看到地球快毀滅了,就想再往外太空發展,這樣做是對的 嗎?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反省素材。
 
宗教研究的反省
〔類似主題參考〕
 
若純粹從宗教研究而言,有許多類似天啟與末劫的平行主題,也應該合併來看,如「死亡」就是宗教學裡一個很大的主題,它讓天啟與末劫的關係變得非常密切,例如:死後的世界、死後的審判、死後的去處、天堂與地獄、死後是否能復活等,這些都是和死亡有關的一系列問題。

又如遠古「黃金時代」、「大輪迴」、「洪水神話」、「開天闢地神話」等,與這些相關的材料都可以用來研究天啟與末劫。所以,不要局限在天啟與末劫的範 圍,綜合一些相關問題,我們會發現它可構成一個有機的「類型」( morphology ),個個互相關連,可提供我們研究的參考,對於重新探討中國宗教傳統,有莫大的助益。
 
〔與中國佛、道教及民間宗教中的「末劫」思想比較〕
 
在看到西方的實例後,有人可能會問:「西方的天啟與末劫思想到底與佛教的末法思想有何差異?」這是個很大的問題,這觸及到兩個宗教最大的分界點,因為佛教裡並未有獨一的、人格化的神的觀念,但這卻是基督教一神論的傳統,兩者在基本思想上有很大的不同。

從宗教研究的觀點來看,中國歷史上許多宗教活動與西方的天啟思想或運動,確實多有平行之處,值得進行比較研究。如漢末讖緯現象的風行、道教的興起、彌 勒信仰的流行、白蓮教之亂、太平天國之亂等,例子不勝枚舉,都可作為探討的材料。我們可以試著以前述的理論,作比較研究,看是否能適用於中國或台灣的宗教 傳統脈絡裡,或是反過來以我們的實例提供西方學者,作為修正其理論的參考。
 
結語
 
近幾年來,台灣社會在面對一連串的「宗教亂象」後,代之而起的是本土的「新時代運動」,幾個具有強烈末世觀的新興教派如「萬佛會」、「新約教派」、「上帝拯救地球飛碟會」等紛紛出現,一時之間,帶給社會的衝擊不可謂不大。

由更大的現實層面來看,目前西方所面臨的核子武器的競爭、種族與文化的衝突、生態危機等問題,也早已成為我們無法迴避的問題。因此,了解「天啟」的意 義與內涵,再與西方學界進行建設性的對話,雖然西方的理論與詮釋未必能解答我們的具體問題,但了解與對話是我們學習看待新興宗教團體與大社會問題的必經之 徑。
 

 
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