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Welcome | Xiang Guang | 維持僧伽身份的要件(五):四分比丘尼戒本講記(八)

春風化雨
維持僧伽身份的要件(五):四分比丘尼戒本講記(八)



 
[泉渠水中露身洗浴戒(波逸提第一O一條)]
 
若比丘尼,露身形,在河水、泉水、流水中,浴者,波逸提。 

比丘尼不只不可單獨渡水,也不可露身形在河水、泉水、流水中沐浴,因為河水、泉水、流水沒有屏障,所以不可在那裡沐浴。這條戒要制的是「露身形」,露身形只會招來有色、輕蔑的眼光,構成修行的障礙,因此比丘尼不可以輕易露身形。現在有些比丘尼主張為健身故,比丘尼可以游泳,但健身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,會招致譏嫌的方式,還是應該避免。 

至於某些威儀細行不能不慎,例如「剃三處毛」、「過分洗淨」是衛生習慣問題,或夜晚投宿,不可「與男子同室宿」,就是與女眾「同被褥」、「同床臥」也非恰當,除非生病因緣、戰亂、災難需要照顧安全。
 
[不白眾使男子治癰戒(波逸提第一四七條)]
 
若比丘尼,身生癰及種種瘡。不白眾及餘人,輒使男子破,若裹者,波逸提。 

「癰及種種瘡」是指肌肉或皮膚腐爛的各種病症。這條戒制戒重點是「不白眾及餘人」及「使男子破或包紮」的二種情況。 

每個人不可避免地都會生病,女眾看病一定要白眾,最好到大醫院,告假一定要交待去處,並且由一位女眾陪伴同行,不論是比丘尼、沙彌尼、女居士都可以,萬一需要協助或有意外發生時,彼此才能照應。 

佛世曾發生過這麼一件事。有次,一位比丘生痔瘡,醫生就在精舍門口為他割痔瘡,而且不幫他敷麻醉藥,他痛得忍不住大叫,醫生站在路口,每當有人經過,就說:「快來看那比丘生痔瘡!」後來佛陀回到精舍,醫生就對佛陀說:「看你的比丘弟子生這種東西!」佛陀說:「天下第一惡口的人,就是這位醫生。」從這醫生的言談和舉止,我們不難膫解什麼叫惡口了!惡口不只有訾語、毀謗語,包括作弄人、羞辱人的話,都是惡口。比丘看病尚且可能遭遇到這種情況,更何況是比丘尼,看病更應有人陪同前往。
 
[突入王宮戒(波逸提第六五條)]
 
若比丘尼,剎利水澆頭王,王未出,未藏寶,若入,過宮門閾者,波逸提。 

「剎利」是印度四種姓之一;「水澆頭王」是指受灌頂任命為王;「未藏寶」表示還沒準備好。「宮門閾」是指皇宮內殿的門檻、門限。過宮門閾是說跨過宮廷區域的門限,一般家庭也有門限,跨過門檻就進到了人家家裡。 

佛世時,末利夫人是非常護持佛教的優婆夷,她在成為波斯匿王夫人之前是個婆羅門家的婢女,名叫黃頭,受主人之命看守茉莉花園,一天她站在花園門口想:「我當婢女要何年何月才能脫身,用什麼方法才可以出人頭地呢?」那天佛陀正好從婆羅門家前走過,黃頭看見便生供養的心,於是拿了一碗粗糙米飯供佛,她看見佛陀如此莊嚴,忍不住說:「用這東西供佛,實在微不足道,但我所能做的只有這些。」佛問:「你供佛,有什麼願望嗎?」黃頭說:「做婢女好苦,我一直想能不能脫離婢女之身?」佛說:「你是虔誠的,你很快就會脫離婢女之身了。」黃頭恭敬地供養完畢,就往後院走,一面為聽聞佛陀的開示,一面為自己供佛而滿心歡喜。 

她來到後院,看到一個年輕人躺在樹下睡著了,她想這年輕人怎麼會睡在這裡,而且看起來好像很疲倦,就去提了桶水來,這時年輕人醒了,黃頭拿水給他喝,年輕人心想:「怎麼有這麼賢慧、祥和的女子!」就對她說:「我帶你回我家好嗎?」「你家在那兒?」黃頭問。「我家在宮廷裡,我是國王!」原來他就是波斯匿王。波斯匿王把黃頭婢女買回去了,並立她為后,末利夫人後來受五戒,也鼓勵波斯匿王受五戒。由於這番經驗,末利夫人非常感激佛陀,因此她請求國王允許所有比丘、比丘尼出入王宮都不必報備,而且完全護持。 

從此比丘、比丘尼出入王宮,通行無阻。一天,迦留陀夷比丘到宮廷去,當時國王和夫人還在後宮休息,他就闖進去了,末利夫人一聽有比丘到,就馬上恭敬地起身迎接,慌忙中衣服沒來得及穿好而掉落,夫人趕忙蹲了下來。迦留陀夷走開後,波斯匿王問夫人:「你方才的失態,他有沒有看到?」夫人答:「我視比丘、比丘尼都像兄弟姊妹,縱使看到也沒有關係吧?」。但迦留陀夷回到僧團,卻告訴別人:「我今天到宮廷,看到.... 」這些話一傳開,引起大眾的譏嫌,佛陀因此制戒。
 
[食家強坐戒(波逸提第二八條)]
 
若比丘尼,食家中有寶強安坐者,波逸提。
 
[屏與男子坐戒/食家屏坐戒(波逸提第二九條)]
 
若比丘尼,食家中有寶在屏處坐者,波逸提。 

這兩條戒是緣於迦留陀夷到舊友家乞食,卻坐著不走,甚至單獨與女主人在有遮障處談話,妨礙人家的家庭生活,也可能讓自己陷入無法自持的情境,佛陀因此制戒,比丘尼同遵。 

到俗人家沒有事先通知就闖進去,可能會干擾人家的家庭生活,自己也會很尷尬,如果又一直在那兒坐著不走,人家也不知該拿你怎麼辦!所以到任何人家,一定要先通知,得到允許後才可進入,否則就犯波逸提。相對地,比丘、比丘尼住的地方也必須要有個界限,辦公與生活區域一定要分清楚。 

現在有很多虔誠的居士,非常護持法師,比丘(尼)就和他(她)們非常親近,彼此有事沒事不分時間、不分界限,隨意就到人家家裡去,這是不相宜的。若非必要,不可隨意到俗人家裡走動,縱使為三寶事必須去的話,也要先通知人家,辦好事就立刻告辭離開,不可無故久留。有學佛的人尊重法師,那是因為他有信仰,但他(她)的家人卻未必學佛,若法師一直闖進人家的生活世界,是會惹人討厭的,所以這些都要注意。 

其他如與男子說法過限戒(波逸提第九條)、獨與男子坐戒(波逸提第三O條)、共男子入屏處語戒(波逸提第八O條)、共男子入屏障處戒(波逸提第八一條)、遣伴遠去與男子屏處耳語戒(波逸提第八二條)、與男子共入闇室戒(波逸提第八六條)等,都是比丘尼單獨與異性在各種屏障處中相處,犯波逸提。制定這些無非為了使比丘尼能保持初衷,減少引生自他障礙修行的因緣。
 
[觀軍陣戒(波逸提第三三條)]
 
若比丘尼,往觀軍陣,除時因緣,波逸提。 

「軍陣」指軍隊、軍營、軍隊操練、行軍、征戰處、軍隊駐紮處。往觀軍陣,會讓人懷疑我們刻意去看是要探軍情;「除時因緣」是指特殊的時節和情況,如雙方已在征戰、行軍,你在路上恰巧碰見了就不犯。 

制定此戒的原因在於軍隊是要征戰的,有許多兇器,不可因為自己的好奇或興趣而去觀看。此外,比丘尼的道場地點附近若有軍營,也不宜探頭探腦地窺看。
 
[觀伎樂戒(波逸提第七九條)]
 
若比丘尼,往觀聽伎樂者,波逸提。 

比丘尼不可往觀伎樂,也不要看電視連續劇,一般人為了休閒看電視,出家人過捨家、棄物欲的生活,用功的時間都尚且不夠,還浪費時間觀伎樂,豈不本末倒置?且眼耳一觀伎樂,心隨著那些聲影、劇情打妄想,忘了出家人求解脫、度眾生的正務,這是最可惜的事!
 
[香塗摩身戒(波逸提第一五O條)]等
 
另外還有許多和塗摩身、莊嚴身有關的戒條,如香塗摩身戒(波逸提第一五O條)、以胡麻滓塗摩身戒(波逸提第一五一條)、使比丘尼塗摩身戒(波逸提第一五二條)、使式差摩那塗摩身戒(波逸提第一五三條)、使沙彌尼摩身戒(波逸提第一五四條)、使白衣婦女塗摩身戒(波逸提第一五五條)、作婦女莊嚴香塗摩身戒(波逸提第一七七條)、使外道女香塗摩身戒(波逸提第一七八條)、著貯跨衣戒(波逸提第一五六條)、畜婦女嚴身戒具(波逸提第一五七條)、搖身趨行戒(波逸提第一七六條)、不著僧祇支入村戒(波逸提第一六O條)等,是禁止比丘尼叫任何人以香塗摩身、莊飾色身,並且提醒出外要服裝整潔,這些戒若不持守,都將妨廢道業,招引外難。戒淫類的戒到此告一段落。(下期待續) 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