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柏憨山:大師與親師友的互動
踏入千峰去復來



 

萬曆十八年臘月,紫柏大師和湯顯祖在南京鄒元標的寓所初次見面,鄒替二人做引見。紫柏立刻吟了首詩:「搔首向東林,遺簪躍復沉;雖為頭上物,終是水雲心。」
 
湯顯祖呆住了,好一會兒才說:「這是不才二十年前的舊作,想不到您竟然能誦出!」
 
紫柏:「『嗜欲淺而天機深』的人才寫得出這樣的詩。老僧與您神交已久,今日相見,證明我們緣分很深。」
 
顯祖:「不才受寵若驚!我願意皈依您,跟您學佛。」
 
皈依儀式上,紫柏為湯顯祖起了「寸虛」的法名,並開示:「心只有方寸大小,眾生卻日夜不停把恩怨情仇往這樣狹小的地方填塞,把方寸蒙蔽住。老僧期勉您能常以四大觀身,讓方寸時時與虛空相應。」
 
顯祖:「感謝師父開示。」
 
三年後,紫柏聽說湯顯祖仕途不順,被放逐到遂昌,認為這是度他出家的好時機,於是由杭州乘水船來到龍遊縣,然後翻山越嶺,不辭艱險,徒步進入遂昌。
 
紫柏:「你不好好在平地待著,跑到這種深山幽谷。為了找你還得通過千岩萬壑,汗水不知淋溼了幾件僧服。」
 
顯祖:「讓師父這麼辛苦,真是慚愧!附近有座唐山寺,環境清幽,一同遊賞如何?」
 
紫柏:「我早就想參訪唐山寺了,趕快帶路吧!」
 
到了唐山寺,顯祖說:「這兒真是靜修的好環境!」
 
紫柏:「唐朝末年有位貫休和尚曾在唐山寺靜修十四年。貫休立誓畫十八羅漢。每回遇到挫折,不知該如何下筆時,就會有異人在夢中指點他。畫到最後一位時,異人指點他臨摹池水中所見的影像。暗示貫休:羅漢是他的前身。」
 
顯祖:「是這位貫休和尚的事蹟,讓師父想來參訪嗎?」
 
紫柏:「是的!貫休和尚所見到的池水中有一群紅色的魚。這群紅魚見到月亮映在水面的影子,以為那是食餌而游去吞服。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月影經過魚的千萬次吞吐後變成金丹,終於魚化為龍,得成正果。
 
貫休的俗姓正是『湯』。你又和這兒有緣,或許湯休正是你的前身。望你千錘百鍊之後,能悟道證果。」
 
顯祖:「這裡是值得一遊再遊,但我不敢自比湯休。」
 
紫柏見寸虛不能直下承當,見不到本來面目,有些失望,但不灰心,寫了首詩贈送:「踏入千峰去復來,唐山古道足蒼苔;紅魚早晚遲龍藏,須信湯休願不灰。」
 
五年後,紫柏聽說湯顯祖因仕途不順,又遇愛子夭折而棄官返鄉。又風塵僕僕去找顯祖,想度他出家。
 
紫柏:「寸虛,你賦性精奇,是累世修行才深植的。這些年來你遇到的逆境多而順境少。這是造物主要讓你看破俗情,放下羈絆,抱著必死的決心,拚命與五陰魔血戰一場,最後明心見性,悟道證果。」
 
顯祖:「還請師父諒解我。白居易、蘇東坡這兩位較我更有佛緣的文人也還被情所困。」
 
把古時的文人都搬出來,紫柏明白寸虛還依戀擾擾紅塵。但還是苦口婆心地勸說:「希望你明白,我對你的期望很高。大概法名『寸虛』把你限制住了。今後你改名「廣虛」,望你在修行上日有所進,能廣如虛空,無所滯礙。」
 
顯祖:「多謝師父新賜法名。」
 
湯顯祖雖然沒有出家,但他所寫的〈玉茗堂四夢〉,用戲劇來傳達人生如夢的哲理,可說深受紫柏大師的影響。

顯祖聽說大師可能被牽連進「妖書事件」,立刻勸紫柏隱遁避禍。
 
顯祖:「師父既是出家人,應該住山潛修,不需在俗世奔忙!」
 
紫柏:「出家人住山有何難?與世沉浮才困難。你的意思我明白,但在落髮那一刻,就決意為法捐軀。這次事件如果跟文字、書籍有關,你文名遠播,大街小巷都在傳唱〈玉茗堂四夢〉,處境比我危險得多,還是先避一避吧!」
 
湯顯祖只好先行躲避。
 
紫柏大師竟因「妖書事件」死於獄中。湯顯祖吟著師父的〈感懷〉詩:「風塵那得此中幽,萬壑千岩鎖一邱;白髮不栽偏易長,紅顏欲駐卻難留。飛禽有跡空中覓,老衲無心物外遊;試問故人槐國夢,五更霜冷解惺不?」
 
想到師父以佛法、生民為己任,勇往直前,義無反顧。而自己蒙師錯愛,兩次三番不辭勞苦前來相度,當真師恩浩蕩,今卻欲報無門。感恩與慚愧的淚水從內心深處不斷地湧現出來。
(《紫柏尊者全集》〈與湯義仍〉〈還度赤津嶺懷湯義仍〉∕徐朔方:《湯顯祖評傳》)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