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Welcome | Xiang Guang | 禪機1 不求餘物,惟求作佛

禪機—悟因長老尼如是讀《六祖壇經》
禪機1 不求餘物,惟求作佛



《六祖壇經》

惠能安置母畢,即便辭違。不經三十餘日,便至黃梅,禮拜五祖。
 
祖問曰:「汝何方人?欲求何物?」
惠能對曰:「弟子是嶺南新州百姓,遠來禮師,惟求作佛,不求餘物。」
祖言:「汝是嶺南人,又是獦獠,若為堪作佛?」
惠能曰:「人雖有南北,佛性本無南北;獦獠身與和尚不同,佛性有何差別?」
 
五祖更欲與語,且見徒眾總在左右,乃令隨眾作務。
惠能曰:「惠能啟和尚,弟子自心,常生智慧,不離自性,即是福田。未審和尚教作何務?」
祖云:「這獦獠根性大利!汝更勿言,著槽廠去。」
 
【悟因長老尼如是讀】
惠能賣完柴火,將老母親安頓好,向母親拜別:「母親,我要出家修行去了。」
 
惠能從老家廣東,一路直奔黃梅,他想去禮拜、親近五祖弘忍大師。經過三十多天,到達黃梅道場,見了知客師父,說明來意,就被帶領到五祖弘忍大師的座前。
 
弘忍大師問他:「你從何方來?為了什麼而來?」
 
惠能說:「弟子是嶺南新州的百姓,今天遠道來到您的座下,只要求作佛,不求其他東西。」
 
弘忍大師說:「哦!你既然是嶺南人,又是獦獠,怎麼可以作佛呢?你可以作佛嗎?」
 
惠能回答:「是啊!人有分南北,佛性有南北之分嗎?儘管我獦獠的身體與老和尚的身體不同,佛性有差別嗎?」
 
五祖弘忍大師聽了,仔細端詳座前這位年輕人,又看看其他徒眾,就對執事人說:「帶他到裡面去,隨緣隨方作務。」
 
惠能一聽五祖這麼說,心想:我「但求作佛」,不是來找工作的,怎麼叫我去作務呢?於是,惠能馬上就說:「弟子自心,常生智慧;不離自性,即是福田。不曉得老和尚要我去做什麼工作啊?」
 
老和尚聽了這些話,說:「眼前這位不是等閒之輩,是不同的根機了。你先把他帶去隨緣作務,大家做什麼,就讓他跟著大家做。」執事就把他帶下去了。
 
這段文叫「開宗明義」,影響了中國整個的禪宗。黃梅的法門,就從這麼簡單的對話中開展起來。
 
這段對話講的是佛性、是作佛,讓我常常思考:什麼是作佛呢?是供桌上的佛?是最高境界的佛?還是其他什麼佛呢?
 
那作務呢?跟作佛有什麼相關?五祖為什麼叫惠能先去隨眾作務呢?「作佛」、「作務」,都是「作」。這段經文已經點明:惠能如何在作務、佛性、自心等等的這些方向,開始了「參禪」與「修行」。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