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Welcome | Xiang Guang | 聰穎智慧、高風亮節的傳慧比丘尼

崇行錄
聰穎智慧、高風亮節的傳慧比丘尼



幾乎和枝頭的鳥鳴同時,鄰家孩子嬉戲的笑鬧聲,自牆外一陣陣飄入,但這一點都不影響正伏案一筆一劃專注寫字的傳慧。傳慧,這個父母最疼愛的小女兒,聰敏伶俐、才華洋溢,小小年紀的她,已寫得一手好字,不論楷書、行書都清潤韶秀,不讓大人專美於前。 

練字已成為她每天必做的功課,每每告一段落,她才抬起頭來看看枝頭雀躍的鳥兒,對牠們扮個鬼臉;或起身眺望遠處遊戲的鄰童,側耳傾聽他們的笑聲,眼神中閃露著一貫聰穎慧黠的光芒。 

時光就在磨墨、練字中流逝,傳慧從一個不知世事的小女孩,長成一個秀麗的少女,她依舊每天練字,所寫的書法幾達爐火純青的地步。外境的種種聲音已不能干擾她平靜的心靈,在聽了鄰家學佛老婦的話之後,她心中對人生有了另一種思索,同時也有了另一種決定。 

看著傳慧一天一天長大,父母開始為她選擇才華、家世適當的對象匹配,傳慧知道了,跪在父母面前稟白:「塵世紛擾,爾虞我詐,人我是非沒有一個終了的時候,而富貴名利不過如過眼雲煙,轉眼成空。世人汲汲奔走於名利,沒有一朝安寧,在聖人看來是多麼愚癡啊!孩兒不是高傲孤僻,實在因為聽了鄰家學佛修行的老人說法,引發深省,因此,我將披如來法衣,追隨高僧大德的腳步,發願了悟究竟的真理,來報答雙親深恩。」父母聽了,心中雖萬分不捨,卻也不敢再勉強,於是傳慧如願出家了。 

出家後的傳慧離開故鄉甘泉(今陝西甘泉縣西南),四處參方學道,足跡到了懷安湖心(今察哈爾懷安縣東二十里),她拜南庵老人為師。老人教她參話頭,傳慧依照著老人的指導精進修行,她暗自發願以悟為期,不管曙光乍現的清晨、一燈如豆的深夜,或清風徐徐的樹下、流泉淙淙的水邊,常常看見她結跏趺坐或經行參禪的身影。傳慧根機猛利,加上用功得當,日子一久,心地豁通,機辯縱橫,無論老參、宿衲都不能挫她的機鋒。 

受戒後,傳慧再度過著雲水生涯,一度掛單於京口金山(今江蘇省丹徒縣西北七里),隱跡於大徹堂,擔任維那一職。 

一天,一位大官來到金山,面對著壁上對聯駐足良久,他一面觀看,一面沉思,不時發出讚歎聲,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:「請問知客師,這壁上的對聯是何人所寫?」「那是本山的維那師寫的。」知客師恭敬地回答。「一個出家人竟然能寫出這麼閨秀、蒼勁的字體,實在太令人驚訝了!他人在那裡?可以請來一見嗎?」大官急切地請求。「哦!恐怕不太方便吧!」知客師小心翼翼地回應著。「有什麼不方便的?我今天一定要見到這個人!」惱羞成怒的大官說著便逕自往禪堂走去。 

傳慧得到消息,知道無法再隱瞞,她向前來通風報信的知客師說:「真有這種事?你先出去,我隨後就到。」待知客師轉身一走,傳慧背起行囊,戴著斗笠下山去了。大官一行人追去,只見江水浩蕩,煙波渺渺,那裡還有傳慧的蹤跡?只得黯然回首。傳慧這種不逢迎高官顯貴、沉潛養晦的作風,一時在山中傳為佳話。 

傳慧渡江北上後,在淮安(今江蘇省淮陰縣)創立「拈花社」,聚集有緣人一同修學佛法,規模就像叢林一般盛大,傳慧的上堂法語,還被一禪導師收錄在《廩山正燈錄》中。 

改寫自:民國.震華編,《續比丘尼傳》卷四,清淮安拈花社尼傳慧傳。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