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Welcome | Xiang Guang | 苦故無我

菩提道上
苦故無我




蓮兒,生來慧黠乖巧,是村頭巷尾眾所皆知的。蓮兒的娘打從她十歲起,便得了怪病,所以家裡大大小小的事,就全賴蓮兒一個人打點了。

十四歲那年,蓮兒的爹所掙來的銀子,長久以來已無法支付蓮兒的娘買藥與請大夫的花費,適巧皇宮的劇團正招聘年輕貌美的女子,蓮兒的爹滿懷憐惜不捨,卻又在苦無他計的情況下,把蓮兒送到劇團,以換得醫藥費及生活費。

蓮兒畢竟聰明、靈巧,經過一年的練習,學會用表情、肢體來表達戲劇的精神、內涵。她開始被安排到皇宮裡表演,更因為她隨和好學,因而得到更多表演機會,演技也就愈加純熟,漸漸地受到劇團肯定,因此縱使她得空請假回家探望母親,也從未受阻過。

這天,蓮兒剛下了戲,在房裡卸粧,總管老李行色匆匆跑來:「你娘死了,你爹差人送訊要你快回去!」有如晴天霹靂般,她震驚不已,一時像腳踩雲端,失去重心,跌坐椅子上,老李催促:「快!快!」她這才淚眼汪汪,什麼也不顧得地奔出房門,一路回到家中。

十天了,劇團的人已三番兩次來催她回去,這幾天,蓮兒不但盡心地為母親辦理後事,同時還要安慰傷心的爹,表面上她堅強、冷靜,暗地裡,如火燒草般無法 抑制的悲悽卻屢屢佔據心頭,回想小時候娘無微不至的照顧,就像是呵護掌上明珠似的,近幾年娘縱使臥病在床,每次回家總不忘叮嚀再三。她又想起娘雖輾轉床褥 多年,卻甚少呻吟、喊苦叫痛,那份堅強如今想來更令人不忍。蓮兒難過、懊悔,悔自己不能多陪陪母親,接著想到為什麼劇團無情,催著她上場演戲?此刻,她又 怎能扮好劇中的角色呢?下午老李的催促又在耳際響起:「別不識大局了!後天那一場戲是皇上特別要招待大臣的,如果把皇上惹火了,恐怕要牽累你家人一起受 罰!你娘死了也好,少受身體折磨,你要克制自己!」望著長夜星空,蓮兒不知要問誰:「人生究竟怎麼一回事啊?」

滿懷著悲傷,蓮兒回到劇團裡,此刻大家正忙著排演明日的戲,她接到一個快樂仙子的角色,排演過程中蓮兒因喪母之痛,幾度傷心落淚,怎麼也演不出來,她 努力地強抑悲傷,告訴自己要融入戲中,把無憂歡樂呈現出來,她想起有次聽寺裡法師開示:「縱有人願意這樣,願意那樣,卻在不可掌握的無常法中被安排 了.... 。 」蓮兒並不十分瞭解法師的意思,可是此刻她瞭解到:她只有一次又一次刻意地將懷念母親的苦轉移,才能進入劇本中把戲演好。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地嘗試,她愈能 融入戲中,悲傷之情也漸如水澆火般地止息了。

蓮兒輕盈的步伐,快樂的表情,靈巧、優雅的動作,演出了平時的水準,皇上及在場的每個人看了都非常歡喜。偶爾母親的影子會掠過腦際:從死亡的影相轉到 病中,再轉回幼時母親的撫愛.... 而在這些影相快速閃動的同時, 蓮兒察覺自己內心的變化,就在她飛躍轉身, 法師的話又響起:「世間無常故苦,苦故無我.... 」她突然覺得所有的發生就像一場戲,當各種條件機緣全聚集在一起,就產生了世間的一切:她的出生如此,娘的死如此,她的表演更是如此;哭泣如此,歡笑豈能 例外.... 冷眼點滴在心頭。

想到這裡,蓮兒的心頓時豁然開朗,身體更加輕巧,更加入戲,她知道她要活在當下,她要掌握此刻的角色,她更知道未來的生命,要認清每個無常變化背後皆 有種種因緣,她相信這一切像演戲一樣,如果此刻的她演的是悲傷的蓮兒,就不是一個快樂仙子,原來生命就在這當下,這麼如實地綻放、流瀉。

 

 
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