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尋
生命相互尊重與存全:從中國人吃補談起



 
自古到今,從農業社會到工商業社會,貧窮也好,富裕也罷,不管社會經濟型態如何變遷,在食、衣、住、行民生四事裡,中國人對「吃」的重視,未曾稍滅。
 
如果您出門稍為留意,不難發現:才幾天怎麼又多了一家餐館,海鮮店三步一小家,五步一大家,漢城石頭火鍋、汕頤沙茶牛肉、佛跳牆、鐵板燒……,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。平日帶著家人先淺嗜新鮮口味,逢年過節更是邀朋呼友趁機大快朵頤。而在一年四季中,「冬至補冬」可說是「吃」的高潮,因為它環繞著中國人的健康觀念——進補。
 
有病沒病"補"了就健康
 
有病沒病,「補」了就健康歲末冬寒,「進補」成了家庭主婦用心的一大課題。其實在國人「進補」的習慣裡,不只冬至要進補,就是女人坐月子、生病、開刀、成長發育期,甚至聯考前都要補……。為什麼要進補呢?天氣轉涼,吃「補」可驅寒養身;生病後身體虛弱要補;再者聯考精神壓力大,用神過度,也要補一補……。在國人的觀念裡,不論有病沒病,「補」了就健康。
 
那用什麼來補呢?光是高麗、巴參、四物等中藥並不能為人們所滿足,非得再加個豬肝、牛心,才能肯定它的營養。更荒謬的想法是——吃什麼補什麼。於是活蹦亂跳的猴子,它的腦袋瓜兒順理成章的被列上補腦的排行榜。不消說,連豬腦也成了補腦的最佳藥引子,乃至蛇肝、虎膽、豹心、龜、鱉、狗、老鼠等,所有天上飛的、地上爬的、水裡游的,只要人們抓得到,都難逃被牢殺的命理,甚而在垃圾堆、廁所裡爬進爬出的蟑螂,也是逐臭之夫進補的美食。商人更大肆宣傳,某種珍禽異獸最營養、最滋補,誘導消費者前去搶購。最令人痛心的是,現在竟有唯利是圖的商人當街殺虎販賣,「萊西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。
 
「萊西」的新生
 
「萊西」是一只一歲半的孟加拉母虎,十月中旬,被嘉義縣中埔鄉王姓商人,寄放在台南縣新營市韓城餐廳,準備宰殺出售。「萊西」望著自己身處的環境,看看那商人猙獰的笑臉,已略知自己的命運。在籠子裡,它若有所思地來回踱步著,正為自己作最後的準備!
 
 就在此時,人性的光明面,把「萊西」從利刃下拯救出來——中國佛教會台南縣支會理事長心田法師,獲知「萊西」的厄運時。立即展開救虎行動。經過多方奔走,加上嘉義地區佛教徒熱烈響應後,終於籌募到二十六萬元,解救了「萊西」的生命。十月廿九日,當心田法師領著動物園的管埋員抵達時,「萊西」一顆忐忑吊懸的心終於安了下來,靜靜地趴著,她知道回到台北市立動物園,就是她另一個新生活的開始。
 
「萊西」的故事,只是劫口餘生,極微少數的幸運者。在它之先,不知有多少老虎,就在杯觥交錯間,成了我們同胞五藏廟的祭品。據報載,今年初屏東東山寺住持天機法師,也曾為了不忍商人當街殺虎,而發動佛教人士捐款,為虎贖身,放生於高雄西子灣動物園。有多少機緣、多少人力、財力、時間讓我們周旋在這些貪取暴利的不法商人之間呢?「萊西」雖重獲新生,但是販商一句「歡迎再來買虎」的言詞,著實令人不寒而栗!讓我們不得不重視,存在你、我、他之間,「生命尊嚴」的問題!
 
生命的尊嚴何在?
 
去年十月間,全美國的新聞焦點都集中在一只被命名為「外星人」的座頭鯨身上。
 
這條原來生活在太平洋的鯨魚,因為迷失方向,而從浩瀚的人海誤入了舊金山的沙加緬河,當它孤寂、奮力在河中掙紮,不知去何時,被一位從越戰退伍的軍人——範樂頓發現了,為了全心幫忙「外星人」回到他大海的家鄉,範樂頓丟下工作,冒著生命危險,日以繼夜地竭盡了各種方法,來引導「外星人」,而美國各階層的人士,也自動組員加入救鯨行列,最後聯邦政府也參與了支援行動。經過一個月的努力,「外星人」終於在範氏的引航下,從沙加緬河緩緩游回大海,當她穿過「金門大橋」游向大海的剎那,範氏熱淚盈眶,「這是我生命最有意義的一刻!」他無限激動的說。因為,解救鯨魚的行動,令他從越戰的噩夢陰影中跳脫出來,恢復了對生命價值的肯定,「外星人」的獲救,使他因而得到重生。在當時,不只是範氏為「外星人」的生命安危憂心焦慮,短短一個月,「外星人」成了全美文化感情認同的對象——但不是座頭鯨魚肉味鮮美,一斤值多少價,而是我們應如何拯救它呢?生活在淡水裡是否會影響它的健康?所有的關切都匯集成一個目標,一致為救助這條鯨魚的生命而努力。
 
 然而,在太平洋的另一端,有一條長須鯨卻遭到了與「外星人」完全不同的命運。當它悠閒的游過澎湖白河鄉附近的海面時,卻不幸的被漁船捕獲。經過一番掙紮,仍逃不過無情的屠刀,結果被漁民以每公斤四十元台幣出售。據聞,沒有售出的魚肉,塞滿了港口的冷凍庫,進不了冷凍庫的,還分送給村民,這一頓鯨魚大餐可真「吃不消」啊!
 
什麼都吃的民族
 
同樣生活在地球上的兩條鯨魚,在不同的國度,卻遭受天壤之別的待遇。一則讓人感受到世界的溫暖、生命的光輝,人與大自然的生物同一呼吸、同一情感;而一則反映出人的貪婪無止的欲望,以及「適者生存」、「弱肉強食」的殘酷,可憐的「長須鯨」就在國人藐視生命尊嚴下成為商品價值的犧牲者,難怪「中國人對肉味鮮美的關切。遠超過對生命尊重」的諷語,要飄洋過海了。
 
曾有人以「傳說中國古代是有龍的,但是被中國人好補吃絕了種!」來諷刺國人迷於吃「補」的狀況。據外電報導說「中國人什麼都吃」,這句話國人聽起來可能不覺得奇怪,或許還孤芳自賞、洋洋得意,以「懂得吃的民族」的美譽引以為傲——我們能吃外國人所不能吃的呢!但是在外國人語義裡,「什麼都吃」代表的是野蠻民族,未開化、無文明的意思。去年台北新店獵戶圍殺花豹,眼前當街殺虎販賣的行徑,及對兩條同時面臨生命抉擇的鯨魚,作不同處理的事實,讓我們百口莫辯!
 
我國向來以「文明古國」自稱,重視仁愛、提倡和平及道德修養,然而、今日連保護與我們生存於共同環境的稀有動物,尚且未能盡於全力,竟然進口稀有動物,公然予以宰殺,祭入腑藏,無怪乎「暴食無道」——成為外國人所認識的國人!走筆至此,對泱泱大國的子民,我們要提出社會呼籲!
 
補能挽救  我們的健康嗎?
 
面對這一大恥辱,反省商人所以會積極扼殺一切動物,無外是要滿足人們口腹之欲,從中賺取利潤;而國人以動物屍骨、內藏為補身營養品,根深蒂固的常識偏差,是要在此疾申愛護動物、保護自然生態、尊重生存權利時,所應加以引導、教育的。
 
就拿老虎來說,我國有句俗話說:「談虎色變」,老虎因為兇猛,不易親近,所以一直被國人視為神秘的動物。連帶的,也認為它的身體各部分都有著神奇治病的功效。虎骨、虎血、虎膽、虎鞭、虎心、虎眼、虎牙等。全都成了珍貴的藥材。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虎骨。一般傳說、老虎的頭骨最好,將虎骨打碎浸酒,可以強筋活血,又能治風濕,但是效果如何?卻是眾說紛紜。其實所有動物骨骼的組織成份,大致上是一定的,不能說老虎威猛,就以為它的骨骼浸酒,喝了便具有異於常人的能力。又根據動物學家和營養學家研究結果︰虎肉質粗不易消化,且易傷腸胃。
 
再者,動物被殺時,由於驚恐掙紮、悲憤、血肉會產生大量的毒素,人吃了豈不是等於服毒?而且有些不法商人為了應市,每日打化學藥品催促牲口快速長大,於是那些「打針雞」、「打荷爾蒙牛」、「打肥豬素」全部吃進肚子裡,但人體的器官功能又排不出這些屍毒、高度尿素、化學毒素,於是乎肝藏硬化、心藏病、膽結石、皮膚病、癌症……都上場了。這些疾病也常常讓現代最新的醫技束手無策!現在醫學界,有很多在提倡減少肉食,甚至進一步推動「素食保健運動」不是沒有原因的。不用談殺生會受因果報應,這樣慢性自殺,就叫我們受不了了!
 
什麼叫做健康呢?肥胖的外表?健全的四肢?還是正常的五藏六腑?國人一個很嚴重的錯誤觀念——吃什麼補什麼——以為健康是由日常的飲食之外進補而得,忽略了積極的健身養生之道——是要提升與淨化自己的心靈才算完成。在此經濟轉型富裕的社會生活中,養成奢侈浮靡的風氣下,現代人最迫切需要的是一個健康的心靈。我們可以抗拒外在飲水、空氣、食物的污染,卻杜絕不了嗔怒、怨恨、貪婪的內心污染;緊張、冷漠、茫然與沒有信心是現代人普偏的疾病,這些都不是虎骨、猴腦、豹心、蛇血所能補給的。依人類遺傳學來說,「虎父生虎子」尚且都非定論,人們的毅力、耐力、勇猛、堅忍、責任、道德等人格特質,又那裡是吃了動物的屍骨可以「進補」的呢?
 
為我們自己  留片生存的空間 
 
長命百歲是人類普遍的願望。相傳秦始皇也派徐福出海尋求不死的藥草。可見長久以來,人類所夢昧希求的就是能長生不老,但對這四大假合的血肉之軀而言,那又是何其難能,而我們的精神卻可以活在這世間千年、萬年…,這不是憑空而來的,任何事情的成就,都是要因緣條件具足才可以成就的。
 
明朝株宏蓮池大師說︰「世間至重者生命,天下最慘者殺傷……由是昊天垂憫,古聖行仁,解網著於成湯,畜魚興於子產……。」由這段古訓我們可以知道,如果我們真的關心愛惜自已的生命,就不能不關心其他的生命,因為他們是與我相依相存的。佛教徒放生不只為了祈求延生益壽、去病消災,究其深義,除了藉著宗教的力量使這些生靈免受殺害之苦,更是培養慈悲、祥和、厚德的方法,不要以為這些與我何幹?如果您靜心澄思,不難發現,從個人、家庭到社會國家、世界、宇宙所發生的每一件事都與我們息息相關,為什麼?在現實的社會中,人是無法離群索居的,大環境遭受破壞,我們也很難不受到傷害。舉個例子來說︰亞馬遜河周圍的森林區,提供了全世界的氧氣,如果有人大量的違法砍伐破壞,我們的生命會不會受到威脅?又俄國常常在澳洲外海試爆核子彈,那些原子塵飄浮在空中,又隨著大雨落入海洋、陸地,我們吃澳洲進口的牛肉,是不是令人堪憂?也許您會覺得這些離我們太遠無法感受,且讓我們回頭看看自己的國土吧! 早期台灣有很多毒蛇,後來因為毒蛇身價上漲,人們見毒蛇就像見到黃金,爭相捕殺,幾年不到,毒蛇已瀕臨絕跡;相對地,台灣的鼠患卻因此猖獗,每年一個人平均要養六只老鼠,這是自然界生態不平衡的結果;最近台中縣大裡鄉某農藥廠,非法偷排未經處理的污水,不僅侵損了農作物,附近居民的生命亦遭受危害,還有沿海遭到污染,漁民又在那兜養魚、養蚵到最後那些化學元素還不是全部進了我們的腑藏。所以,不論什麼行為發生,跟我們的關係實在太大了。現代的文明越發達,人與人、人與環境,生態相互依存的關係也愈來愈密切,生態不平衡,自然環境受到污染……直接,間接都會影響到我們。因此,除了消極的放生外,更要積極的護生,與其說留給其他生物一條生路,倒不如說是為我們自己留下一片生存的空間。

 

Facebook
觀看本期目次